大概是阿眠

这儿阿眠,阿睡也可以。

半糖主义者。

阿眠谐音取得是安眠。

个人喜欢睡觉所以叫阿睡算了。

全球高考真的没想到有tag1551

看全球高考死亡万花筒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。


看完B站剪辑,我突然想嗑灭霸和天启…


真的是第一次不说颜值嗑cp了


死道友不死贫道

慎入



写不完的政治作业苏沐秋和从来不查政治的课代表叶修



。。。。。






  叶修他们班政治老师是个狼犬,不仅狠,还狗。不管每天其他科目作业有多少,永远也写不完的政治作业,虽迟但到。






  黄少天甚至在班会课上当着班主任的面发表了“秋葵和政治作业到底哪个更可怕”这个激情昂扬的演讲,最终结论,哪个多哪个可怕,鉴于政治作业写不完,他宁愿吃秋葵不愿意写政治。






  班主任老师非常感动,大力赞扬了黄少天同学这种勇于面对挑战的精神,却在政治老师走进教室的一瞬间,乖巧的像个鹌鹑。




  一天都没有政治课,但是政治作业是不可能没有的,虽迟但到。






  写不完怎么办?自然是要罚的。不想被罚怎么办?塞一个老师放心又不查作业的当课代表。




  就这样,打着瞌睡睡眼惺忪的叶修,在同桌喻文州的坑害下,拿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在讲台上念了一遍之后,正式的成为了带着全班希望的政治课代表。






  年级第一政治老师自然是放心的,作业什么的于是也没有自己动过手,全权交给了叶修。叶修自己心里也门清,政治象征性写一下都不错了,整整两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没查过政治作业,发下来的卷子,全成了班里学生的草稿纸。




  虽然救了全班同学狗命,连一向认真的张新杰也跟着搞不说话,但是从叶修上任以来第一天发下来的,至今还被忘记在讲台上的某张政治卷子,成精了。




  不仅成了精,还有了个名,叫苏沐秋。是跟着全班唯一一个写完过一次政治作业的小姑娘苏沐橙起的。






  将近期中考试,各科复习忙到飞起时,某节班会课前,政治老师突然一脸奸笑把苏沐秋推进班。






  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苏沐秋把班主任也顺手关在门外。




  顶着无数双眼睛有几分惊悚的凝视,苏沐秋请了清嗓子说道:“以后你们政治作业,我查。没写的,多抄一遍。”




  这无疑是一个令人窒息的消息,但是苏沐秋又赶在包兴荣那板砖拍人之前接了句话。






  “暗箱操作也不是不可以,把你们政治课代表给我每次交作业前亲亲就好了。”




  这时仍然在眯着眼犯困,还没缓过神来的叶修,就这样,又被他亲爱的好同学们,不带丝毫考虑的,卖了。


耽误

苏沐秋这辈子感觉自己干过最傻的事,就是明知道那天中午叶修是装睡,还忍不住去亲了亲叶修的脸,然后在他耳边悄悄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






  “我抓住你啦,那就不可以逃跑了。”只记得那时叶修猛地睁开眼,一把把他的手拉住,眼里是慢慢的笑意,连嘴角边的酒窝里都是醉人的甜。




  他干过最蠢的事,就是这个。






  因为他用一句话耽误了叶修一辈子。


一个梦

  早上韩文清晨练完,又洗了个澡,才去床上把昨天晚上为了游戏活动熬夜的叶修叫醒。


 


  即使已经九点了,昨天晚上睡时也没过一点。但是叶修在和韩文清同居后,生活习惯被彻底带成了非常健康的老年人作息,这才一熬夜,立马就撑不住了,就算韩文清已经喊了他一分多钟,叶修还是没有什么反应。


  韩文清皱了皱眉头,准备把叶修被子扒开,先把叶修捞出来再说。


  刚刚要动手时,被睡得迷迷糊糊的叶修一把搂住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趴在了叶修身上。


  韩文清愣了几秒,还没开口,听见叶修含含糊糊带着股早上没睡醒的奶味跟他说话,瞬间没了脾气,只好把耳朵凑过去,准备听听叶修这个小懒虫说了什么。


  “老韩……我跟你说……我梦见,梦见……”叶修打了个哈欠,把韩文清抱得好似更紧了些,实际上却是韩文清把叶修已经翻了个身,搂在了自己怀里。


  “嗯?梦见什么了?”韩文清叹了口气,发现自己对叶修越发纵容了起来,一切原则好像都在不知不觉消失。


  “我梦见呀……有个人亲你……”叶修软软的说着,闭着眼睛又往韩文清怀里蹭了蹭“我正生气,然后我发现……”


  叶修越说声音越小,韩文清不得不把耳朵贴在叶修唇边。叶修呼出的热气,让韩文清耳朵微微发麻,有点红,而那难得的奶气更是在韩文清心里最软的地方,像小猫尾巴一样,在那里轻轻的划过。


  “是我啊……”


师徒大法好,

【all叶汤底】

【周叶主线】

不看就走


。。。。。。


  回了兴欣,方锐刚准备对着叶修就是一个飞扑亲亲举高高,然后他就被自己刻意忽视的小孩子拦住了。


  方锐只看见那小孩把脸埋在叶修腰上,双手环抱住叶修,搂的蛮紧,本来纤细的腰便被勾勒出来。方锐狠的牙痒痒,但是对着那小孩仔细一瞧,配合着叶修疯狂【抛媚眼】,“噗嗤”一下子没忍住笑出了声。


  方锐招了招手表示自己明白了,但是又后知后觉周泽楷还不要脸的把叶修死死抱着,气的想把周泽楷一把拉走,拽了一下,周泽楷纹丝未动,仍然不吭声,把叶修抱住。


  埋在叶修腰上,周泽楷把脸遮了个干净,但是红的快滴血的耳朵,很明显的暴露了什么。


  叶修也差点被逗笑,摸了摸周泽楷的头,柔声说到:“乖,松开。”等着周泽楷整理好了心情,把脸上的红收敛干净,就又拉着周泽楷准备走。


  哪知方锐好似有什么事要说,执意把叶修留下,顶着周泽楷暗搓搓的眼刀笑得仍旧一脸灿烂,拉着叶修另一边手不放。


  周泽楷很生气,周泽楷想打人,但是他仍旧要保持自己【可爱纯洁清纯无辜小天使】人设。


  所以他不能打人,他只能装作委屈巴巴的样子,希望考撒娇赢得叶修同情。


  然而这一切没有任何用处,甚至只能得到方锐嘲笑的眼神和拉着叶修手一副人生赢家的样子。好气哦,但是周泽楷他不能ooc:)


  等到周泽楷依依不舍委屈巴巴的走后,叶修一脸慈祥的对方锐发动了死亡凝视。方锐倒是一秒变脸,收起了刚才猥琐笑,很是认真的问叶修了一句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

  “养徒弟啊,有什么问题嘛方锐大大?”叶修毫不在意的回答,那神识偷偷观察周泽楷熟练的跑到自己房间,没有发现任何问题。


  “你不是说要找个当童养媳吗?还是说你不知道他是谁?”方锐把叶修的手拉的更紧了些,表面上有点生气的样子,但是语气里的委屈倒是没比刚才周泽楷那一波少多少。


  “我知道啊,就照你们这个架势,真正捡个小徒弟养着玩是不可能了,还不如选个乖的听话的好看的,陪着玩一玩呢。”叶修一把排开方锐的手,皱了皱眉,有点困惑的问道:“我倒是还想知道,你们一个个搞什么幺蛾子?哥就是想收个徒弟,童养媳什么的都是开玩笑,我又不是变态,会对着那么小的孩子下手?”


  方锐好似送了口气,又跟着叶修嬉笑了起来,一把搂住叶修,好哥们似的开始瞎聊起来,悄悄的把刚才的事情打了个哈哈说过去了。


  叶修也懒得再说,陪着方锐闹了一会,就悠悠的转会自己房子,准备把之前没看完的话本看完,全然忘记了周泽楷。


  在房间里,等了很久的周泽楷。


师徒大法好【。】

警告【all叶底】
【周叶主】

接受不了其他的请立刻撤退

。。。。

  叶修在看了苏沐橙送的,无数人间描写仙界的【话本】之后,得到了一个共同点:师徒总会变成情侣,不论种族年龄性别。

  已经不知道单身了几千年的叶修,终于是在好奇心的折磨下,想要学着话本里,捡个徒弟回来当成媳妇养。

  无视了苏沐橙的蜜汁微笑,叶修雄赳赳气昂昂,顶着无数损友不知为何有些复杂的目光,开始光明正大游山玩水,四处摸鱼。

  完全不像是要去好好找徒弟的样子呢。


  明明就是不想管事情了光明正大出来玩诶。


  为了被叶修捡到当童养媳的各路大佬,,看着那个早就发现自己却直到离开也不肯来好好瞧上一眼叶修,死亡微笑里透露着几丝疲惫。


  如此兜转了小半年,因为颜值高所以总被叶修偏爱,也因此被各路大佬排斥不带着玩的周泽楷,终于是出了关,听闻了消息。


  然后就把自己洗干净美滋滋的学着各位早已失手的【前辈】们,装作小孩子的样子乖巧的坐在不知名山头地上,丝毫没有学到类似于喻文州王杰希为了骗去叶修同情画累死【乞丐残】【孤儿怨】风格妆容的用心,干干净净漂漂亮亮,从不考虑叶修是否会觉得这场面该多诡异。

  但是周泽楷赌对了。


  叶修是个颜控,周泽楷心里小九九也不少,显然是早已料到了叶修估计只为了脸对胃口,并且没有任何羞耻心的在叶修拉着他手说要带他回家时,不留余力的疯狂撒娇。

  叶修倒也算是几百年没跟小孩子相处过了,即使他知道这孩子皮下是个周泽楷,即使他本来就是打算陪这个很对他胃口的后辈玩一玩。


  他依旧被萌的肝颤。


  周泽楷呢,明面上疯狂撒娇,神色天真,内心里却也宛如痴汉一般土拨鼠尖叫,恨不得昭告天下,他要回家了,回前辈和他的家。

  两个红着脸绝世大可爱,就一起爪子拉着爪子回了兴欣。

一件小事

私设啦,修修有手机哒

背景成迷,架空警告

严重ooc警告,非常严重ooc警告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 叶修把耳机塞好,同平时一样,跟着人流挤上了公交车,所幸这是辆半空的车。挤上去后,叶修分神扫了扫,猫着身子把自己藏在了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位置。


  坐好了,叶修才打开手机,戳进网易云。


  入秋时的燥热逐渐被阴冷替代,又把自己往外套里缩了缩,叶修学着苏沐橙喜欢的韩剧女主一样,把头靠在玻璃上,在每日推荐的歌单里随便听了起来。


  听着听着,猛然间熟悉的调子,带着几分欢快,把被车颠的有几分困倦的叶修一巴掌拍醒。


  把歌一点一点听完,叶修写下了他在网易云为数不多的评论。他嘴角明明带着笑意,但是旁边的那个姑娘,总觉得自己旁边这个小哥貌似要哭了一般。


  叶修思虑许久,终于打下来第一个字时,旁边坐着的姑娘终于是忍不住给他递了一张卫生纸。


  倒是叶修一愣,看见旁边姑娘小心翼翼的样子,礼貌的尬笑着接过了纸,在心里疯狂土拨鼠呐喊,转过头后嘴角疯狂抽搐。


  姑娘我这是头被玻璃颠的真的不是要哭了啊喂……


  羞耻感爆炸的心情意外的平复了下来。


  叶修在那里删删改改,写下了一件很小很小的事情。


  【高中的时候,我给我喜欢的一个傻子补英语,他当时英语是真的烂。那天等他写题,我顺手给他写了这个歌名,结果他硬生生给我来了个(我喜欢你比我能说)】


  这本来就是一件小事,但是奇妙就奇妙在,同一天在这里写下的一条评论。


  【高中的时候,我喜欢的人是个学神,成天忙着打游戏还次次考的比我好。我骗他我英语贼烂,他信了,成天义务帮我补习英语。有次我写题偷看他,他给我写这个歌名让我翻译,我当时明明说的是(我喜欢你比我能说的还多),但是他硬生生没听清,把(的还多)三个字彻底忽略了。】


  叶修打开家门,喊了句“我回来了”,就被从厨房里面出来的苏沐秋一把扑倒按在门上亲了亲。即使这已经是每日惯例,但是叶修还是悄悄的脸红了一下。


  “阿修,水果我切好了,酸奶在冰箱,你先自己去拿,饭快好了。”


  苏沐秋穿着粉嫩嫩的小围裙,做着饭,叶修靠在门边喝着酸奶看。


  一起安安静静过着平凡的生活,然后陪着对方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可能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值得炫耀的事情,但是这是我能够想象到最美好的爱情。


  【你们别瞎操心了,他们早都在一起,现在过的很好,也结婚了。】

小测试

  一开始不过是,苏沐橙给叶修分享的一个小测试,据说很准。








  叶修光着脚就“啪嗒啪嗒”跑去还在工作的苏沐秋旁边。






  “沐秋,你看这个,问最喜欢的数字,你快选一个。”





  苏沐秋低着头嘴里念念有词,明明早知道叶修来了,却不过是用自己眼角的余光撇了一眼,装的满不在乎,一副【我爱工作工作让我快乐】的样子。





  前几天,叶修和黄少天两个人跑出去玩没带他,也没跟他说。在家等了一天的苏沐秋喝了满满一壶陈年老醋,等叶修晚上回了家,就开始单方面进行了冷战,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获得自己家小男友的关注和安抚。





  但是叶修见苏沐秋不理他,倒也不像别人家男朋友一样,各种撒娇卖萌一起上,反而是自己玩自己的,每天疯的不见人影。毕竟叶修是个非常贴心的人,他要对自己幼稚园来的男朋友苏沐秋多多包容,既然苏沐秋不想理他,那他就超级超级贴心的给苏沐秋留下足够的私人空间。





  这就让苏沐秋恨得牙痒痒,整天跟个精分一样,一边暗骂叶修是个小没良心的,想要叶修来找他;一边明面上还有假装自己还是那只,南方西湖边上孤傲的哈士奇。





  叶修见苏沐秋不理他,也就站在旁边笑眯眯的盯着苏沐秋,看的苏沐秋一阵郁闷,手下的工作也没法好好干下去。





  “叶修,鞋呢!!”苏沐秋被盯得没脾气了,立下的flag一下子全都化成泡沫,结果一转头准备问问自己小祖宗想干嘛,却是发现了叶修光着个脚站在地上,下意识的就把叶修一把搂在怀里。





  等苏沐秋反应过来他俩还在“冷战”【苏沐秋单方面认为】时,叶修已经被他稳稳的抱在怀里,乖巧的缩成了一个团团,香香软软。





  “你还没说呢。”叶修转了个身,把脸埋在苏沐秋肩膀上,难得的学起了网上流行的撒娇方式,可爱的紧。





  苏沐秋抱着叶修,被萌的心颤了颤,把下巴搁在叶修头顶,闻着叶修身上有点甜的糖果味,脑子里胡思乱想。





  自己不过一两天没怎么管叶修,是不是糖又吃多了?





  其实不过一两天没怎么说话,明明先开始冷战的是他,可是最难受的却还是他自己。





  叶修就是他这辈子都舍不得甩开的劫难啊……苏沐秋一边在心里感叹,一边又把叶修往怀里抱了抱。





  “831143。”





  苏沐秋听见自己温柔的回答怀里叶修,看着叶修抬起来头来,有点懵逼的看着他, “噗”的笑了一下。





  然后轻轻的亲吻叶修的额头,虔诚又庄重。





  这是他一生的承诺。